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桂才网 > 正文

桂才网

5万元新车工业机器人本土研发崛起苗头初显

admin2020-08-10桂才网105
        最近关于机器人的新闻层出不穷:法院引入机器人做笔录、机器人进

         最近关于机器人的新闻层出不穷:法院引入机器人做笔录、机器人进入沉船搜寻、机器人成为图书管理员……但最重要的,还是工业机器人吹响制造业转型的号角。

  在工业转型升级和“机器代人”运动的推动下,国内工业机器人市场正处在爆发式增长的窗口期。但这凭借核心技术优势和研发能力,海外巨头们对国产机器人企业筑起了一道道技术壁垒。

  但记者连日走访发现,在国内工业机器人的最大市场广东,本土研发崛起苗头初显。而这一研发遵循着市场的需求,正在快速发展,但也遭遇了一些限制。

  密切对接市场需求

  广东是中国市场经济最开始活跃的地方,其机器人的研发也主要针对市场需求而发展。

  据工信部赛迪研究院早前发布的《中国机器人产业白皮书2020》,国产机器人的主要研发力量在环渤海地区,包括哈工大、中科院沈阳自动化研究所、机械科学研究总院等机构。

  但市场需求强劲的珠三角地区并没有北方这么多资源。从全国布局来看,广东的机器人产业有鲜明的“市场特色”,主要的研发力量是企业和企业设立的新型研发机构。

  比如,广东嘉腾研究自动牵引机器人(AGV)时,就实地走访了周边的多家企业。据其副总陈洪波介绍,正是因为走访企业使他们获得信息,了解到国外垄断的激光导航技术并非完美。

  该技术原理,是在厂房的墙壁安装两个激光发射器,同时在AGV安装一个激光接收器,通过激光测距确定“坐标”,因此遇到只能在特定空间内使用、容易遇到光偏差等问题。

  “因此我们想将所有的导航部件放在AGV内,解决市场需求的痛点。”陈洪波说。

  据了解,这种发现市场需求——需找支撑技术——研发产品的思路在国内已有不少企业遵循。

  广东机器人产业协会秘书长张旭表示,贴近市场需求,是广东本土企业之于海外机器人巨头的比较优势。海外巨头专注于技术研发,而且渠道遍布全球,与特定市场存在一定距离。而众多的中小机器人企业就在贴近工厂设立,能较快捕捉到市场的变化。而另一方面,机器人企业与制造业企业主之间还有相近相亲的文化和社交关系网络。

  这都使得本土企业更了解制造业企业需要什么,尤其是自动程度较低的五金、家具等行业更是如此。

  事实上,张旭发现,当前不少系统集成商就是某个行业的企业,在对本行业进行自动化改造后积累了一定的系统编程经验,从而为原来的同行改造生产线。这类系统集成商由于了解行业生产流程,其自动化效果往往令人满意。

  “实际上,这种类型的企业在系统集成商积累一定资金和市场资源之后,可以考虑针对行业开展研发,攻克特定技术。”张旭说。

  解决资金需求问题

  不过,本土机器人厂商在发展的过程中,仍然面临许多难题。其中一个不小的问题就是资金。

  一些资本雄厚的机器人厂商,研发的空间更大北京塑料厂一些,甚至可以多次引入国外技术进行再开发。

  比如,巨轮(广州)智能技术研究院近年来在全球范围内买进特定领域的先进技术和相关专利,“二度开发”进行成果转化。而“买买买”的效果是,巨轮智能目前拥有了RV减速器等多项专利,并拥有搬运、焊接、视觉识别等多种机器人本体的生产能力。

  巨轮智能董事长吴潮忠表示,从原始创新到出成果的流程太长,资金投入大,而买回来的技术有一定的基础,风险小、收益快,这种方式对企业较为适合。

  不过,巨轮(广州)智能技术研究院总经理杨煜俊表示,大范围、多领域的技术引进适合财力雄厚的上市公司,中小型机器人企业财力有限,采取的策略应当是集中攻关某个特定领域。

  事实上,现在的机器人研发厂商,遇到资金问题的并不少。

  “要说差钱,研发哪有不差钱的。”宋健说。他是广州数控智能制造中心主任助理。早在2020年,广州数控就拉起两支研发团队,一支沿着国外的技术线路进行转化,另一支则着力将数控机床原有的“滚珠丝杆”技术应用在工业机器人的减速器上。

  不过,宋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尽管广州数控的机器人销量逐步抬升,但营收仍不能满足机器人的研发需求。广州数控现在做的是,实现“左手”数控机床和“右手”机器人之间的“财政平衡”,即依靠数控机床的营收支撑工业机器人技术的研发。

  此外,如今接订单接到手软的嘉腾机器人也依然遭遇“钱的问题”。陈洪波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机器人企业“钱困”的问题,根源在当前的营商环境未跟上行业运作的逻辑。

  陈洪波介绍,与家电企业现款现结的经营模式不一样,机器人制造商付款通常采用“3331”的方式,即图纸通过审核后拿到30%,发货后拿到30%,安装调试完毕拿到30%,最后剩10%的质保金。这就造成机器人企业往往要为客户垫付款项。由于现金流有限,嘉腾机器人常遭遇“有单不敢接”的情况。

  “企业目前就一些机器人,还是要卖出去的,没什么固定资产可以抵押,想到银行融资也不行。这个问题需要解决。”他对记者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