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优客网 > 正文

优客网

st458破解融资困局 光伏企业切入“互金”行业

admin2020-08-12优客网90
      中国光伏行业快速发展之际,光伏融资难问题隐现。   

       中国光伏行业快速发展之际,光伏融资难问题隐现。

       2020年新增装机进一步增长至15.13GW,同比增长 42.74%。2020年中国新增光伏装机量占全球1/3,累计装机量达到全球第一。

       业内人士指出,光伏行业前端原料环节为技术密集型,进入门槛和垄断性较高,而电池制造和组件市场则聚集了大量的投资者,上下游产能的资源错配严重也导致了资金拖欠和支付结算的困难、商业信用的缺失,呈现出大量光伏企业馒头柳融资难、融资成本高的生态链现状。

       5月24-26日,在上海举行的第十届国际太阳能产业及光伏工程展览会暨论坛(SNEC)上,如何解决行业内融资难的问题成为各方热议焦点,结合互联网发展是共识,多家企业开始布局光伏互联网金融,但如何推进相关商业模式的建立仍需进一步探索。

       协鑫发布供应链金融平台

       5月23日,协鑫集团发布旗下互联网金融平台国鑫所。国鑫所总裁兼CEO陈剑嵩在会上表示,国鑫所定位为“一站式综合能源金融服务平台”,成为协鑫集团在“能源+互联网+金融”业务上的延伸。

       据国鑫所副总裁叶辉介绍,“国鑫所平台上线试运行60天,总体交易额突破2亿元。”而在当天会上发布的一款价值2000万的产品,在两分钟内售完。

       互联网金融行业在2020年底国家开始严厉整顿后进入转型,从野蛮生长阶段步入规范化和专业化,行业集中度逐步提高,几千家平台开始分化。

       目前清洁能源产业生态形成中小供应商、经销商围绕多家大型核心企业共同发展的局面,但在产业链条中还有数个环节的交易结算不畅,大量的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经营艰难。

       针对这一痛点,陈剑嵩表示:“很多平台的供应链金融是为了融资而融资,是一种包装贸易行为,已经偏离了供应链金融的本质。国鑫所的供应链金融让整个交易环节全流程、可追溯、全透明,解决中国长期的多变债务链条过长的风险。”

       协鑫集成首席财务官生育新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表示,国鑫所的建立“从去年上半年开始谋划到探讨模式、落地,前后经历了十一个月。”

       在发布会上,国鑫所与平安银行、民生银行和苏州金融交易所分别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根据国鑫所与平安银行签订的协议,未来双方将在供应链金融和电子票据资产证券化领域展开合作。

       大量来自机构的低成本资金,也被生育新认为是国鑫所的优势之一。

       生育新指出,目前行业内也有其他同行在做互联网金融,但“商业模式跟我们完全不同,应该说不是竞争对手。”如果资产、融资团队、风控体系完全割裂,没有协同的平台,会导致高息成本资金与后续资产无法对等,无法持续,“必然只能发新产品去换旧的债务,模式将不可持续。”

       “我们在能源产业链上寻找核心企业进行合作,暂时不放开社会企业和个人。行业内的风险我熟悉,可以对客户资产做层层筛选,做尽调和评审。再将产品的最终资产和前端的资金一一匹配,降低兑付的风险。资产先到位才发产品。”

       信达证券能源互联网首席分析师曹寅认为,“国鑫所的模式是为产业链上下游的企业提供融资方案,再把这些产品通过互联网打包成标准化的投资产品在国鑫所进行销售,这样的模式门槛相对较高可以帮助协鑫将困在供应链的资金盘活,使电站开发的融资成本降低,间接降低每度电的成本。”

       绿能宝模式何去何从

       由于2020年全年财报的大额亏损,阳光动力能源互联网股份公司(下称SPI)近期备受瞩目,而作为其主要业务板块之一的互联网金融平台绿能宝再次引来质疑之声。

       2020年SPI的销售额为1.9亿美元,相比2020年、2020年的4262.9万美元和9164.2万美元均有大幅增长。但同时公司亏损额亦大幅增长,相比2020年和2020年的3224.4万美元、519.6万美元,2020年的亏损额达到1.85亿美元,截至2020年12月31日,SPI累积亏损为2.461亿美元(约16.1亿人民币)。

       5月25日,SPI董事长彭小峰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回应亏损原因,“这与年初上市时员工的股权激励、上市费用等,加上绿能宝第一年上线的推广费用,以及SPI历史项目的处理均有关系。”

       作为早期开展光伏+互联网金融模式的绿能宝,从2020年初成立便引来了诸多质疑。绿能宝是基于融资租赁的互联网投资理财产品。彭小峰对此解释道,“我们不是做债券、股权的融资,是物权融资。比如你买了电动车或者充电桩、太阳能发电设备,通过租赁方式获得租金,物权是你的,发电后一部分电费付给你,这都是在网上实现。”

       根据绿能宝网站显示,截至5月25日,历史成交订单数为654923条,已发放租金为28365088.54元。

       彭小峰认为在国外发展较快的分布式电站在国内比例还是较低,但绿能宝基于“网上委托融资租赁的方式,是解决分布式光伏融资难的一个有效的途径。我们自己有技术服务能力,可以把控好风险,降低成本”。

       而根据彭小峰的透露,接下来绿能宝要从“网上融资租赁资产交易的平台,从太阳能发电设备扩展到电动汽车、充电桩等消费金融领域,要申请基金牌照,进入到基金销售、债券、P2P等绿色金融服务领域”。

       对于同行在进行的互联网金融模式,彭小峰表示“并不了解。但我相信绿能宝只有一个,可能不同的商业模式可以服务于这个行业,但不会一模一样”。

       尽管现有模式仍在探索阶段,但对于未来光伏行业在互联网金融方面的发展,多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看好。晶科能源副总裁钱晶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晶科一定会走这一步,但会走什么模式,怎么切入还在考虑。建电站融资是大问题,不是简单成立一个金融公司就能解决,要以电站的品质作为保障。”

       曹寅对此认为,“一方面,光伏行业具有非常强的金融属性,每一块光伏组件都是标准化的产品,对于未来产生的现金流有比较好的预期性,是很好的固定收益产品。另一方面,电站开发商投产是重资本的商业模式,有创新的金融方式的融资的诉求,互联网金融是光伏行业非常重要的发展方向。”